社会办医的“医协体”来了!

2019-09-09海尔产业金融

在全国多地轰轰烈烈地开展“医联体”、“医共体”建设的时候,社会办医作为我国医疗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及生力军,在全国多地未能进入“医联体”和“医共体”建设圈。

一、社会办医被“医联体”边缘化?

众所周知,根据2015年国务院出台的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时间表,到2020年要基本建立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符合我国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距离完成目标只有一年,可谓时间紧、任务重。

根据2019年5月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发布的全国医疗相关数据统计情况显示,截至2019年2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达99.9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1960个,民营医院21165个,与2018年2月底比较,公立医院减少319个,民营医院增加2185个,民营医院总数已是公立医院的1.77倍。此外,在国家大力度放开诊所的政策下,诊所数量也在快速涌现。

然而在全国多地轰轰烈烈地开展“医联体”、“医共体”建设的时候,遗憾的是,社会办医作为我国医疗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及生力军,在全国多地未能进入“医联体”和“医共体”建设圈。

9月1日,在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举办的全国医协体建设发展论坛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表示,把社会办医排挤出“医联体”并不符合国家支持发展社会办医的改革精神,而是一些地方的公立医院和地方相关主管部门对于社会办医有偏见,不愿意让社会办医进入“医联体”,以至于“医联体”成为了一些地方公立医院跑马圈地的工具。

郝德明表示,一位处在县域民营医院院长向其反映,根据当地县卫生主管部门发布的“医联体”成员公告,民营医院并未被纳入,容易让老百姓产生当地民营医院因不规范才未被纳入“医联体”的误解,此外,病人直接从基层医院转到公立医院,让当地一些社会办医院陷入病源困境。

郝德明还举例,甚至出现了一些省份,不仅出现了7000-10000张床位的公立医院,过度扩张医院规模和数量,并将虹吸病源的“手”广泛伸向基层医院,甚至把当地的民营医院不少优秀人才都给虹吸走了,甚至把小病当大病治,乱花医保费用,有的地方甚至把过度扩张公立医院的所谓“能力”还提拨为当地卫生部门领导上台后竭力打压社会办医,这让当地一些已经坚持了10-20年的社会办医界人士非常痛心。

二、社会办医二次洗牌,医协体应势成立

据郝德明介绍,为解决上述这一问题,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作为经国家批准的从事全国社会办医工作的国家一级行业协会,在社会办医疗机构中建立多学科医疗协作体——“医协体”,以充分发挥社会办医疗机构在多元办医、促进发展的作用。

郝德明表示,“医协体”的核心特色就是坚持以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理论为指导思想,充分体现社会办医机构的体制优势,充分考虑和保障医协体成员的生存与发展利益,而不是靠拉郎配和行政命令。

在郝德明看来,激增的社会办医数量带来的是面广量大,群龙无首。“所以非公医疗机构协会有职责把大家组织起来,抱团取暖,促进这个行业的持续化和规范化发展。”由此,酝酿一年的医协体应运而生。

据悉,所谓“医协体”由中心医院、合作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康复机构及第三方服务机构组成。支持一个医疗机构的不同科室与多个专科医协体建立合作关系,以跨区域开展专科联盟和远程医疗协作网协同运作方式,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提供技术支撑,为发展不平衡的医院提供能力建设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医协体中加入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囊括了药企、医疗器械供应商、第三方医学远程影像公司和医学检验检测机构,以及医学培训咨询公司等等,这类企业的进驻,不仅使得社会办医疗机构在进行药品和耗材采购时能以“团购”的模式进行,还能在必要时候提供医院管理和教育培训等服务。

此外,在“医协体”建设和推广基础上,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还主导建立了“全国多学科医疗协作云平台——医协云”,为创造和搭建有利于医务人员多点执业、人才交流与合作,有利于推进社会办医融入“医联体”,有利于促进国家有关社会办医政策更好落地。

平台还提供整体化的远程医疗服务,提供患者、医生、医疗机构、第三方服务,服务社会办医、公立医疗机构建立双向转诊、远程会诊、远程教学、科研协作等功能,可以开展医学、管理课程视频直播,促进优质医疗资源利用和常见多发疾病诊疗资源下沉,提高医疗服务能力、效率和管理水平。

截止目前,医协体云平台已入驻各类机构达1003家,其中医疗机构962家、第三方服务机构31家,入驻机构中副高以上医生1171名,历史累计浏览次数为215.9万,访问网站独立IP数为29万。目前涉及到的专科有16个。

对于社会办医的现状,郝德明也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表示,社会办医经过了爆发式的发展,带来了很多问题,行业社会信用度低、服务能力弱,通过医协体也可以进行二次洗牌,对服务能力差,尤其是搞坑蒙拐骗、有严重不良社会影响的医疗机构,不允许加入医协体。通过医协体这个平台,推出一批社会办医疗机构“红名单”,名单里的机构就是好的医疗机构,公众可以通过平台查询。

三、“未来的好医院和好医生一定出自社会办医疗”

标准是评定一个行业是否规范的重要“试金石”,在上述的“红名单”推出前,社会办医疗机构的标准该如何界定。

郝德明说:“我们协会已经从8月1号推出了可以在线签约的《全国社会办医服务承诺书》,建立了《全国社会办医阳光平台》,每周更新发布签约机构名单,如果你连诚信服务都不能承诺,那这个医疗机构问题就大了。希望通过这些来维护我们行业的信誉,重塑社会办医的形象,彻底改变过去长期困扰我们的‘政府不放心、社会不认可、百姓不满意’。”

具体而言,非公医疗机构的信用等级按国家统一规定分为“三等五级”,即分为A、B、C三等,下设AAA、AA、A、B、C五级,每个等级均对应信用级别。星级评审分为三个等级,由高到低依次为五星级、四星级、三星级。每次根据评审结果授予医疗机构相应的信用和星级等级证书、标牌,证书与标牌有效期3年。

通过评审的非公医疗机构将载入国家商务部A级社会信用名录,对其后续的实施证券化管理、资产重组、并购以及获得国家政策扶持和银行贷款优惠政策等方面均是重要的信用依据。

2019年8月1日起,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还推出了可以在线签约的《全国社会办医服务承诺书》,建立了“全国社会办医阳光平台”,目前已签约1000余家医疗机构,公开向社会承诺不做坑蒙拐骗的医疗行为。

社会办医的持续净化带来的是未来的发展趋好,郝德明甚至预言:未来的好医院和好医生一定是在社会办医疗机构,这是遵循医疗规律、市场化规律的一个趋势。

这种预言并不是没有理由,8月22日,我国即将出台的首部基本医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第三次审议,在三审稿中,明确国家支持社会力量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与政府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医疗业务、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等合作。同时提出,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还将享受到一些优惠政策,包括享受与政府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同等的税收、财政补助、用地等政策红利,这也意味着国家相关职能部门支持社会办医不再是“雷声大雨点小”,而是有了切实的法律依据。

本文内容来自:看医界、医谷

发表时间:2019-09-09
返回顶部